西工大主页   宣传部主页   新闻网   普法网   图片网   三航之光
 首页  专题学习  中心组学习  专家视点  读书学习  高教视野  教师园地  百家讲堂 
当前位置: 首 页>>理论学习>>高教视野>>正文
 推荐阅读 高教视野
· 娄勤俭:从严管党治党 为什么要从延安精神中...
· 【下载】西北工业大学理论学习资料2017年第1...
· 习近平:我国广大知识分子要主动担当积极作...
· 【两会】没有教育现代化就没有国家现代化
· 习近平:使高校成为坚持党的领导的坚强阵地
· 习近平:努力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高校
· 党的十八大以来高校思想政治工作综述
· 陕西省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在西安召开
· 习近平出席全国高校思想政治工作会议并发表...
· 中青网:习近平为传道者明道 全国高校思政会...
中青报:用精准的思想地图带领学生欣赏理论胜境
2017-03-08 11:29   宣传部 审核人:

12月4日下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沙河校区一个宽敞的教室里挤满了学生,他们是来听党课的,讲课的是马克思主义学院的80后副教授——高宁。

与一些高校要靠各种手段“组织”学生上党课不同,不少北航的学生会不定期地主动向高宁“申请”上党课,而且会给他出好题目。

除了利用周末给党员学生、入党积极分子讲党课,高宁还经常讲团课。其实,讲党课、团课都是高宁的“副业”,他的“主业”是思政课,主讲《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课程。

刚刚获选首批北京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特级教师的高宁,给学生的印象是:“他的课几乎堂堂有亮点,充满正能量。”

“知”但不“真知”的内容对学生来说才是真刺激

很多人给这一代伴随着互联网长大的大学生起名为“互联网的土著民”,他们有着上一代人无法比拟的获取和筛选信息的能力。很多高校教师为此很头疼——如何把那些已经在互联网世界中“阅尽千帆”的孩子们吸引到自己手中的讲义和背后的黑板上。

不少人想出各种办法尽可能让自己的课堂充满新鲜和刺激,课上用视频、音频吸引学生、课下微博微信与学生互动、再用Mooc课程,力图全方位的“占领”学生。

不过,高宁的课显然不属于这一类。“甚至有人说我越来越趋向‘保守’了。”高宁说,他没有刻意追求教学模式“很炫、很花哨”,而是越来越强调教材的使用。

“现在高校思政课的教材在教学中的地位和作用被弱化了。”高宁说,“有些老师认为‘教材不能看,就是中央文件的汇编’。”所以,一些老师在备课时,不再老老实实地研究知识体系、基础概念和思想方法,而是到处求课件、找故事。

“我知道学生们需要新鲜的刺激。”高宁说,但是那些形式上的“刺激”对学生的吸引只能是表面的和暂时的,“真正的刺激是什么?那些对学生来说‘知道’了但是还不是‘真的知道’的东西才称得上是刺激。”

在高宁看来,完成学生从“知道而不真知”变成“知道而且真知”,教材是完全可以胜任的。因为,教材就是那些经过“精心选择、加工和简化”后的认识成果。“我们自己要对教材有自信。”高宁说,“连老师都不信服教材,那怎么要求学生信服我们所讲的内容。”

支撑每一节课的是“5000年+500年”的历史维度

高宁在给学生上课时有一个原则叫“道术相济”。“道,在中国思想中有两层含义。”高宁说,一是哲学意义上的“道理”,一是历史意义上的“道路”。比如讲党章,“道理”就是“凝结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成果”,“道路”则是党史。而“术”则是实践方法,把“道”跟自己的工作和学习结合起来的过程。

如果你站在高宁的客厅里,会有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因为,占满一面墙的书架上摆满了书,让人担心屋内人的动作稍大一点就会把架子上某几本书震下来。

其实,这些“满到要溢出来”的书中既有“道理”也有“道路”,除了那些理论书籍外,“还要关注中国历史和世界历史,这其实是5000年中华文明史和500年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历史的维度。”高宁说。

跟高宁聊天最明显的感觉是他超强的逻辑性,以及对所研究领域知识、概念的熟稔。这应该是高宁认真读书的结果。

所以,高宁一直在强调的教材,是“用教材”而不是“教教材”。

高宁介绍,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2013年版)的开篇是一个经典案例﹕“当人类即将迈入21世纪的时候﹐英国广播公司在全球范围内举行过一次‘千年思想家’网上评选。结果﹐马克思位列榜首。”一些老师会通过“原理+案例”的教学模式直接得出“马克思主义从产生到现在已经160多年了﹐随着历史的发展﹐日益深入人心﹐显示出巨大的生命力”的结论。

高宁使用案例的方法则完全不同,“因为这是从2007年版教材一直沿用的案例,直接给出结论时效性逻辑性上都会有问题。”高宁说。

高宁的做法是,在近万名学生中也做了同样的调查﹐学生们选出的“千年思想家”,名列前茅的是毛泽东和邓小平。高宁再抛出一个发生在1923年的历史事件:当年北京大学举行过一次“世界第一伟人”民意测验。列宁位居第一﹐美国总统威尔逊名列第二。

调查结果的矛盾正好成了高宁的教育契机。他引导学生做出这样的分析:今天学生们选出的“千年思想家”是中国人,而当年选出的“世界第一伟人”是外国人。这折射出的恰恰是国家崛起带给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

“教材提供的往往只是一个起点。”高宁说,与许多专业课相比﹐学生的思想政治理论起点不是“零”。当他们对许多事件﹑概念和原理耳熟能详时﹐教师必须比学生想得更深﹑更全﹑更细﹐“才能在问题深化与时空拓展中展现理论的合理性与历史的必然性”。

教材是思想地图 既做导览者也做参观者

不过,这两年高宁仍有一个困惑:“高等数学有数一和数二之分,我们的思政课为什么不能有1.0版本和2.0版本之分?”

高宁的困惑还来自一份名为《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发展报告2015》的调查:“从数据结果看,党员大学生与非党员大学生对思想政治教育的理论需求存在明显差异。”高宁说,党员大学生对于理论性、原理性内容的理论诉求明显高于非党员大学生。

于是,高宁开始在北航本科思想政治理论课尝试分层培养。抓住学生中的“关键少数”——入党积极分子,在思政课基础之上,给他们提升方法论的知识。

高宁对他的做法有一个经典的比喻,思政课教材是一张漂亮而精准的思想地图,上面有各种景点,老师的任务就是帮学生规划不同的游览路线,并对学生进行引导,当在这条路上遇到少数的志同道合者,老师可能会从导览者变成共同参观者。

高宁用心地为学生们做着“导游”,在这条路上他遇到了越来越多的志同道合者。

来源:http://www.moe.edu.cn/jyb_xwfb/s5147/201612/t20161208_291254.html

 

关闭窗口